多圈同时填坑/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越苏】妄念·百里屠苏篇(下)

前文/本系列目录:

妄念-脑洞存梗

妄念-百里屠苏篇(上)

妄念-百里屠苏篇(中)

妄念-百里屠苏篇(下)

妄念-陵越篇

·BGM配合食用:winky诗-何处似樽前

  听着这首把自己写的有点整个人都不太好_(:з」∠)_

·po主围棋学的超级差!如果有逻辑上行不通的地方希望可以指出w

 ————————————————————

百里屠苏凝视着满桌杀伐,拾起那枚随意抛下的黑棋沉吟片刻落于寥寥无子的大片空白处,再一子落于其侧,围困住一小块井字状白旗,竟是全然没存着救活桌上其余黑子的念头。

 

陵越伸入棋盒拢住一掌玉石的左手倏地一僵,圆润白旗在怔忪片刻漏出指缝敲在棋盘上,磕出丝丝蹭痕。眉梢渐蹙,他正欲说些什么,却终究缄口无言,抿紧嘴角陪屠苏完成这盘博弈之局。

 

黑棋以微弱半子之先险胜。

 

“师兄可是第一次被被屠苏……不,被我赢?”所以刚刚还舒展开的剑眉,此刻拧在一团。

 

身为掌门的陵越习以为常相伴于身旁的师弟,是天墉城的执剑长老,是芙蕖从不食言的屠苏师兄,从未是过他。他又怎能,平白无故唤起这个承载着太多喜笑颜开的名号。

 

“你还记得,我与你说过那位破解的蓬莱公子?他与你不同,不惜消磨整夜整夜的时光处心积虑拯救本已存活无望的一角黑棋,甚至几次摆出落败假象引诱师尊贸然收网。”陵越没有回应百里屠苏的疑惑,而是轻声说起了另一段话。

 

“你与他不同,你的做法……,正应了师尊自己琢磨出的第二种解法。”

 

如果说前者是心机深沉的步步为营,那后者就是决然舍弃过往常人看来定然无法割舍的珍惜之物,毫不犹豫抉择出自己要走出的路。尽管一旦此路不通便会万劫不复,也不曾言悔,坚毅如磐石,才能拥有如此魄力反行其道出此险招。

 

“你可知人生如棋,纵使能想到此法的大有人在,可大多数人都会拥有日暮途穷的顾虑,剩余那屈指可数之人,今后命途可谓多舛难测。”

 

师尊的话,隐隐泛着不详之意。

 

百里屠苏听了此话不由涩然一笑,轻抚焚寂邪气全无的剑柄倏地将其抽出,炽烈光华大盛之时,就连陵越腰间的霄河也好似受其感应般颤动着微微嗡鸣,仿佛不满焚寂挑衅叫嚣想要一决高下。

 

熟悉的刺痛感又从身体深处身不由己地蔓延开,他握住剑柄的手很稳,感受到焚寂与往日无异的战意,却无法轻易开口说出,师兄我们来比试一场可好的话。

 

久违的焚寂煞气针扎般刺激着神经不住痉挛,他想要强撑着不让眼前之人发觉异样,可事与愿违失了执剑的力气单膝跪倒,血腥气在喉中翻涌,一丝血痕自嘴角蜿蜒而下滴落为转瞬凋落的红花。

 

陵越生平难得感受到彻骨的恐惧寒意,双手稳稳接住百里屠苏瘫倒的身子,一团灵气似是不耗费修为般贴在那人脊背上源源不断地渡入,却被怀中人抬起的手按住了自己轻微发颤的小臂。

 

“只是,要回去罢了。”

 

自家师弟从小都是被自己好生呵护着安然长大,别说高烧头痛,就连短暂晕眩的次数都是极少。可现在,“他”在眼前无法挽救地昏沉呓语,呢喃着陵越听不清楚、亦听不懂的轻吟。

 

“师兄若有机会……去一次……琴川,咳,琴川方家罢。”这里的百里屠苏不曾犯下大错放过鬼面人,也定然未曾误打误撞结识兰生襄铃一路,这兄弟相认的圆满结局,也会生生错过不知了。

 

这里的师兄不会体味到挥手与师弟从此别过失去的苦痛,还能重新认得失散多年的血缘幼弟。

 

真好。

 

来的时候戒备万分地不敢接触这个世界的一草一木生怕落入敌手亦或陷入诡计,真的到要离开的时候,反而起了浓浓的眷恋之心,盼着再能在这个百里屠苏过得鲜活的世界,再看上哪怕区区一眼。

 

“别忘了掀开方家少爷的衣袖,留意半分也好。”

 

这是百里屠苏留给陵越的最后一句话。他甚至来不及说句徒增伤感的别离之语,就已经再度失去意识陷入沉睡。晕眩之中他恍惚见到与自己音容相仿的青年,从自己原本的世界远方快步走来,与自己擦肩而过。

 

走的这般急,是你已然等不及,幸福地回到师兄去吧,陪他一起赏后山繁花盛开又凋谢,踏着散开一地的经年落花,走过我不敢染指贪求的、携手并肩的匆匆数十载年华。

 

他也无缘听到仅呆过半日的那个世界里,陵越见到百里屠苏如新得重生睁开双眼时,心中激荡为他而叹的一句怜惜关切之辞,“屠苏,愿你在异世一切安好平安。”

 

再次恢复清明时,他仿佛置身于未曾开荒的上古混沌之地,明明未能见到周身事物,但他的眼前能清晰勾勒出一位神色肃穆的白发中年人。

 

“百里屠苏,吾乃古神伏羲。此次之事,是则异世突生变故,众神挽救不力所致,险些令时空颠倒错乱。异界的百里屠苏重伤濒死,古神不得不出此下策行换魂之术以求魂灵修养。平白令你受惊后怕,天界愿允你一诺,以表补偿。”

 

伏羲本以为,他会听到蓬莱之行转危为安的祈求,抑或长生不老等超脱常理之事。毕竟天意难测,有众神之力相助,任何贸然要求,都相比之下不足未提。“只有一事,不得违背因果循环,诸如死而复生之类,皆无能为力。”

 

“屠苏别无他求,只愿师兄、师妹修得仙身,此生亲近之人均可百岁无忧,安然到老。”

 

“我准备像师尊一样练成仙身,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修炼?"

 

待到卸去一身重担轻身上路之时,日光泛暖的江南水墨中一只小舟荡水而游,修成剑仙的陵越将会洒脱而立,斟酒浅笑着闲来无事摆一盘棋局博弈一场,走过绿水青山偶尔搭救遭遇妖邪的古朴村落,将锦绣江山尽揽眼底,看那四时美景如画。

 

只不过,博弈时对座之人不是他,陪陵越走过万里山河、行侠仗义之人也不会是他。

 

这幅美不胜收的构想图画,看似完美无缺,花好月圆。

 

百里屠苏却忘了,良辰美景再好,世间唯独缺了他。

 

多少个勾勒幻象,不过妄念一场。

 ——————————————————————————--

 

 


评论(19)
热度(22)
  1. 黑崽刷越苏亡燼 转载了此文字

© 亡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