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圈同时填坑/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越苏-故人题系列之玉泱视觉】幻字决

·故人系列七短篇目录:
玉泱视觉-幻字决

月言视觉-故人来(上)

月言视觉-故人来(下)

看客视觉-遗穗逢(上)

看客视觉-遗穗逢(下)

紫胤视觉-铃声乱

芙蕖视觉-八苦恨

华裳视觉-石桥畔

兰生视觉-花楼梦

待续w

·时间点:玉泱拜入天墉城第三年

·全文4000+“治愈”向,原著剧情走向。

·上次不小心虐了虐屠苏我们这次来看看大师兄吧QAQ

·补刀神器BGM:回音哥-芊芊

·突然好想用这篇作为点梗里天墉欢乐向的应梗但估计会被直接打死

壹.
禁锁的房门内不时传来窸窸窣窣的翻书声响,待趋于安静木门后被悄悄拉开一道细缝,探头探脑的乖巧少年踮着脚极力远眺掌门房间内是否还存在着火烛盈室的光亮。确认无误师尊已然早早歇下,他一手提起佩剑,另一手紧攥查好页数的书卷,怀中吃力捧着光线昏暗的挂灯蹑手蹑脚地一路摸出小院缓步徘徊于通向后山的羊肠小道。

果然还是入门不深修行过浅,诸如御剑腾翔,水火之术用起来都是磕磕绊绊接连出错,封印法咒更是一窍不通,提起就不免自惭形秽,于是憋着不愿服输的念头瞒过众人深夜跑到后山期盼着通过典籍指导能够自学一二。

玉泱倒是从未想过门中同辈师兄与他年龄所差无几时,还尚且窝在父母疼爱无比的怀抱中享受着嘘寒问暖百般宠溺的孩童待遇。

不巧天不遂人愿,今夜月光格外轻浅无神,藏躲在层层乌云苍穹之上不肯露面相助。无奈之下他只好掀起糊满宣纸的油灯一角放出几缕窜出的火苗来看清书上的字迹。

"幻字决,需施法者平心静气凝神轻身,屏息半分默念法咒,施法期间不得轻易晃动身形,否则极易功亏一篑..."

一字一句看下来,玉泱吟诵几遍法咒便于牢记,然后将佩剑置于石桌之上起身走至桃花树下迎风的位置停步矗立,任凭全身放松屏住呼吸开始尝试起隐身的效果来。

偶有几片桃花瓣落到脸颊旁痒痒的直抵心中的骚动,可他还是坚守着毫无动弹的身形默诵。那繁复咒语刚刚念到一半时冷风乍起,呼啸的夜风轻易掀翻了桌上油灯掉落于地破碎开裂,吞吐的火舌呲呲烧毁抽芽的嫩草,大有火烧千里不绝之势。

玉泱眼见此景急得将要抬手施以水灵之术扑灭火苗,可双脚乃至小腿的部分几近透明,大概片刻之间字诀就可发挥出十足十效果,思及后山偏远之地树木甚少,火势看似凶猛难挡实则轻而易举就可遏制,他也就并未显露出任何反应默然凝视那摇曳光晕。

贰.
陵越赶来时瞧见的便是这幅景象。

自家爱徒的佩剑被搁置一旁弃之不用,少年一动不动地呆立于噬人烈火无法移动分毫,像是中了魔咒连挣扎叫喊都无,而仔细瞧遍后陵越却全身冰冷地惊恐发觉玉泱的身形隐隐透出消失破散之势。

几近噩梦重现。

身体快于意识反应以所能达到的极限疾射而出一道滔天蓝光,与蔓延而上的火焰碰撞交织而须臾间全然压制,可水色屏障蒸腾殆尽地上仅仅残存火烧焦黑的痕迹,人影已然不见。

就像从来没有此人在世间走过一遭。

"屠...玉泱!"

并不是意识模糊不清到眼花将面前少年错认,而是多年前历经刻骨铭心的惨烈现实砸在心间钝痛的伤痕从未愈合结痂。他在风晴雪的记忆中徒劳看着百里屠苏被怎么都扑不灭的血色火光包围,爆裂火花的呲呲迸溅将垂死如困兽的朱砂青年微弱的呼吸声悉数吞噬。

到最后视线随应龙腾翔远走被动拉扯到远方,定格在蓬莱全岛樯倾楫摧的废墟之下突兀铺开的红衣一角,久久移不开眼。

那是生平最为疼惜珍爱之人啊。
无能为力,只恨无能为力!

就连风广陌托起妖邪不再的焚寂肃穆离去,在众人的低声啜泣声里陵越仍旧屡屡回首、环顾、相望,就是再也找不到师弟踏月而来的身影了。

踏上归途小船时,一步一回眸。

终是枉费心机空费力,雪消春水一场空。

 

叁.
"师尊,弟子...知错。"玉泱原没将此冒失之举太过放在心上,直到收起幻字诀逐渐显露身形见陵越冷汗湿透的鲜有失态,吓得立刻跪在地上低垂着头噤声不语。思及偷学法术忤逆师尊一片回护之心暗暗自责愧悔,又惊惧陵越一怒之下将他逐出师门,竟连辩白都无法开口说上一句。

"罢了,是我情急未看清火势大小在先,怨不得你。"不忍看着徒弟在极寒夜里跪在青石砖上一言不发,仍是心有余悸的陵越低身将小玉泱拉起,收起片刻的恍惚之色,把玉泱的佩剑郑重挂回他的腰间郑重叮嘱,"玉泱,你需牢记,无论何时,无论何种变故,都绝不可轻易放弃执剑。"

"弟子谨记...不过师尊,弟子并不是因为几日后的比试大会才动了歪心思偷偷学些旁门左道的。"走回住处的路途上玉泱生怕陵越误会他争强好胜才有此举动连忙解释道,"我只是不愿丢了师尊的脸面...还有,还有..."愈到最后声音愈发小了下去,"我也想能有朝一日长大了能做到和师叔们一样!"

"你便是你,人各有所长,不需强求与他人全然相同。"

"不过..."

"此番做法,倒像及了你百里师叔。"

"执剑长老年少也偷学过?素闻其以剑术成名,却不知他因何如此。"

"这话我倒希望有朝一日待他远游归来,你亲自去问他。"

肆.
那时屠苏有多大?十三四岁的年纪刚学上天墉城的剑术就被陵端接连刁难连腾翔之术都未曾学过,肯定是紫胤真人恐其做出伤天害理之事不欲教导于他。一次两次也就罢了,陵端本不是恶毒人,怎奈众人成见已深,人云亦云之下,暗地窃窃私语的蔑视和露骨的探寻目光连陵越都不能轻易用一句"不得胡闹"止息得住的。

表面上百里屠苏一如既往泰然处之,只有陵越从屠苏双手掌心数次磨裂淌出血丝的薄茧看出他那寡言师弟究竟私下练剑被划伤多少次忍痛不言。陵越每次送饭撞见也不阻止,身为少有懂得师弟心思的人,他自然知晓云淡风轻的表象下那人与自己相仿的锐气骄傲。


到了最后被陵越小心敷药的伤口周而复始地挣裂结痂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高烧,更为不巧的是赶上朔日煞气发作好似点燃了全身沸腾的血液,就连靠在陵越肩头刀削般的下颚都是滚烫的。

环住百里屠苏的腰将清凉气息涓滴传递,感受到怀中人呼出气息渐渐安稳,陵越忍不住摇了摇头一副无何奈何之态,"陵端信口胡言虽是过分,但你这般折腾身子难免日久落下病根对日后修行毫无益处,又何苦如此。"

"我不是怨师尊从未指点我除了剑术外的其他方面...一来城中比试大会将近屠苏不愿丢了师尊和师兄的颜面,二来拜入天墉城门下过晚眼见试炼幻境就要轮到我辈想学些额外法术自保无虞,更重要的是屠苏想与师兄..."

说到最后,百里屠苏的声音不知何故小了下去。

陵越纵然千百种思虑也没想到此事牵扯最多的还是自己,想起上次外出采买负伤归来时百里屠苏欲言又止的神色不由失笑道,"怎么,仗着天资过人小小年纪就想保护起师兄了?"

"并非保护,而是并肩。"百里屠苏一双星眸闪动着希冀的色彩,就这样直白地说了出来。

不愿像一众师兄弟每逢劫难都躲在陵越的庇护后仅仅看着他孤身一人身陷囹圄,也没有狂妄不自量力到轻言保护如此沉甸甸二字。

唯愿我未来拥有与你并肩同形的机会共迎强敌困境,坐看城下万千风光,山河日月。
可惜啊,往事清晰如昨日,好似大梦一场。

伍.
等此事了结过了半旬,玉泱还是按捺不住心中好奇偷偷问了长辈中最为亲近的芙蕖师叔,他在平日浅笑莹莹的师叔脸上看到了一种浓重的怀念与哀伤,"幻字一决,还是掌门师兄在屠苏大病一场后背着紫胤师叔当年手把手教给他的。记得他们二人因此同时受罚去后山静坐半月,那十五日过的当真无趣。”

记得年纪更小的她瞒着一众师姐妹偷偷提着双人份的饭盒一路小跑到后山,迎头就撞见“飘荡”在空中的一件宽大袍子径直向她扑来,想起昨日师姐说给自己的睡前故事中食人鬼吓得她失声尖叫抬手丢掷饭盒,只听一声痛呼过后显形的百里屠苏栽倒于地,香喷喷的白饭蹭了满脸。

“抱歉师妹,屠苏与我闲来无聊在后山修习幻字诀,不曾想吓到你了。”陵越想开口阻止闹剧发生不过晚了一步,看着惊魄未定的芙蕖与好不狼狈的百里屠苏,硬生生憋住了捧腹大笑的冲动笑吟吟地接过热腾腾的饭菜,“屠苏字诀用得尚不熟练,没想到人不见了这衣服还在,让师妹见笑了。”

站在一旁用湿毛巾擦干脸颊的百里屠苏想要出口反驳,但“都是因为师兄用唇舌舔舐为伤口消毒导致自己心不在焉怔忪半晌”这种丢人事,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

“好神奇,芙蕖也想学,大师兄可不能偏心呐!”

嬉笑间她挽着两位最亲近的师兄的手臂眉飞色舞地构想着学成之后如何吓得陵端魂不守舍的模样,听着陵越与百里复苏异口同声的“胡闹”,笑颜逐开地吐了吐舌头闹作一团。

明明记忆犹新,为何好像是弹指之间过去这么久了。

一日三秋,盛年不重来。

大概是掌门师兄见了你凭空消失在烈火之中,该是下意识回忆起蓬莱旧日了罢。

"蓬莱是执剑长老现在待的地方吗?这就是为何他远行不得归?"

"待到你长大,可以自行去藏书阁翻阅旧书了解一二,当年之事我无法一言蔽之,很多时候我也只是待在山上安安静静听他们转述的故事。"

"至于屠苏师兄...你且当他是在蓬莱吧。"

陆.
咄嗟之间十年流过,行过冠礼的玉泱被允许随意出入藏书阁,尽管出落得愈发沉稳的玉泱举手投足间颇有其师风范,再无昔年故人错认为百里屠苏,但是他的好奇并未随时光消磨。他看懂了众多书册上只言片语拼凑而成的完整故事,也终于看懂了当初师尊失态的背后除却对他的挂念,那深埋的另一层含义。


玉泱此生几乎从未违逆过陵越的意愿,只有一事他自作主张瞒下。

行冠礼的那天他隐约在掌门旧居的门前瞧见若隐若现的人影,容貌与自身三分相似,那人眉间一点朱红在虚无缥缈的身形间格外夺目。

他开口欲唤长老,再一抬眼,人影已然不见。

是白日凭空而生的幻觉,

是执剑长老念了幻字诀隐形于此,

还是百里屠苏残念归来片刻继而销声匿迹,

皆不得而知。

失而复得再得而复失,不如从未拥有以免徒增感伤。


柒.
"玉泱,你需牢记,无论何时,无论何种变故,都绝不可轻易放弃执剑。"

更何况,手中虽然执剑,有时仍需天意成全。

_____________________END_____________________-

拒绝谈人生QAQ

 


评论(23)
热度(27)

© 亡燼 | Powered by LOFTER